正在阅读:

葛甲:我所坚持的自媒体理念

我在最初的时候,对自媒体这个概念是相当疑惑的,因为有好多问题悬而未决。首先是,相对于媒体而言,自媒体的专业性,信息获取能力,传播界限的把握能力如何保证。自媒体通常就是一个人,或许原来就是记者,熟悉媒体的运作流程,在某些实际运作中要具备点优势。但媒体获取信息的能力是一个系统,个人脱离了系统,如何保证信息的快速和准确?

其次就是自媒体的定义问题,在我眼中自媒体首先要具备个人化色彩,脱离了这个色彩后再继续称自己是自媒体就很含糊了。但自媒体也要生存,也要发展,团队化运作是大势所趋,仅凭个人去处理那些内容组织、渠道推广、商务合作等问题,显然是很难忙得过来的。那些把自媒体称之为产业的说法,一度在我眼中很可笑,产业化了还叫自媒体吗?

后来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受邀加入了WeMedia自媒体联盟,开始了探索之旅。而在此之前,我都是将自己定义为blogger的,我所拥有的只有观点,那些无处不在的过载的信息,并非我所长,我只做评论。因为我觉得做新闻的风险很大,你既不专业,手脚也不快,拿什么去和专业媒体去比,片面求新求快还很容易陷入制造谣言的陷阱,这并不是我希望看到的结果。

我个人认为,当下这个状况,信息是没什么价值的,对信息的解读才有价值。因为信息无处不在,但对信息的解读却比较少。就拿马航失联这条消息来说,不管是搜狐还是新浪或者网易,大家都在报道,但很少有人能从专业角度去分析事件的原因和可能后果。

作为自媒体,你没办法去马来西亚现场获得第一手信息,获得之后你的发布渠道也成问题,此时如果有熟悉航空业的人站出来对外面的信息做一番解读,才是人们真正需要的东西。前一阵子有一家欧洲的报纸宣布转型新媒体,他们是这么说的:“我们不再报道已经发生的事情,而是要告诉读者已经发生的事情意味着什么。”这条转型宣言,证实了我过去一直坚持的一个理念,作为个人自媒体,我所能做的只有评论。

过去一两年内,我的自媒体之路延续了做blogger时的特点,不请助理,不组建团队,尽量简单平实地告诉读者已经发生的事情意味着什么,为此自己也要做大量的研究和学习。作为科技自媒体,我深知一篇说理清楚的科技文章,远不如八卦新闻加惊悚标题吸引眼球,人们对抽丝剥茧耗费脑力的科技文章没那么大需求,更热衷于人与人之间的爱恨情仇,热衷于对事件的放大和变形,作为我是无力也不愿去对这些需求进行迎合的,我只能坚持自己所走的那条路。

我在走上这条路之前,把自媒体定义为自由的媒体,自主的媒体和自我的媒体。意思是首先我想写就写,不受他人遥制,其次还要对自己的内容和渠道拥有绝对的控制权,最后是还要带上个人色彩。我写的大多数文章都是科技评论,也有很大一部分是人生感悟,甚至还有投资理财和炒股心得。在内容上我并不很在乎过于专注,你对这个领域有独到看法就写一些,对那个有心得也可以写一写,主题过于聚焦并非好事,因为你是自媒体嘛。

在自主性方面,我很早就对科技博客做出了批评,我认为他们只是披着自媒体外衣的专业媒体而已,不过就是看到自媒体风潮起来了,想挤进来浑水摸鱼获得一些利益而已。把作者们的文章拿去给他们装门面,挤压和侵占作者的利益,还要装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过去一年发生的事情大家也都看到了,正如我之前所料,某些被我狠批过的科技博客,在靠侵占自媒体作者的利益初步奠定地位之后,很快与自媒体划清界限,走上了另一条路。

在自我方面,客观中立是媒体永远做不到的一种状态,作为自媒体,不如就让个性张扬一些吧。把你的爱恨情仇写出来,把你讨厌的和喜欢的也都写出来,即便与普遍看法有出入,但只要是你的真实想法,没什么不可以写的。只有建立起个人化的色彩,你的自媒体才是有价值的,不疼不痒貌似客观的评论永远是中庸之作,简单明确地指出是非对错,才能引起共鸣。

我也不知道自己坚持的这些理念是否正确,但无论正确与否我都坚持下去了。去年我因针对某家大公司的评论而遭遇起诉,休息了三个月,失去了工作,直到现在事情也没有完结。在这个过程中我看到了媒体的另一面,也思考了自媒体存在的价值。思考的结果是,我很想做一个纯而又纯的自媒体,保持个人化特色,用自己的笔告诉读者,你们正在看到的一切意味着什么。

即便读者越来越少,我也不会后退,不会迎合,不会谄媚。做我的读者会很委屈,我不会向你们灌输错误的思想,也不会捡你们喜欢听的话去说,我只负责传递观点,间或还会插播一些广告。如果我所做的一切没有价值,自然会被市场抛弃,如果有价值,也不会被埋没。假使有一天我的自媒体做不下去了,那也一定是我自己的原因,与你们是否懂得欣赏,毫无关系。

留下脚印,证明你来过。

*

*

流汗坏笑撇嘴大兵流泪发呆抠鼻吓到偷笑得意呲牙亲亲疑问调皮可爱白眼难过愤怒惊讶鼓掌
关闭